学生风采

当前位置:学生工作 >> 学生风采 >> 浏览文章

清明·心殇|我院学子清明寄情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09日 浏览次数: 文章作者:陈捷 发布者:snchen

     白露,一夜心凉,伊人独行渐萧瑟。霜降,层林尽染,火花血叶难诉忧凄。大雪,柴门闻犬,流光回转乱了琴音。清明,碧雨潇潇,流水落花掩不尽牵挂。

       清明悲,为至悲。


       春寒时节。

       雨寂寂地下来了。

       牛慢慢地吃着草。

       天地间,只有雨寂寂地下着。

       江南,静默的江南。


       是谁,笛声乍起,惊扰了一树幽梦。草叶上的雨滴开始滚动,牛蹄与泥土摩擦出迟缓的声响,远处的湖面上扩散开一圈圈涟漪。

       风吹斜了雨丝,披着蓑衣,仿佛觉着一丝厚重,再把笠檐扶起时,一切又沉寂了下去。

蒙蒙的山间,烛火隐现,渺无哀乐,亦不闻哭泣,只在心中静默地怀想。

       忘不了她的皱纹,慈祥的面庞。仍是她怀里的小小羊,闲暇时光,坐在煤饼炉前,看锅里嘟嘟地炖着玉米,梧桐叶在昏黄的路灯下被照的通透,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那时,我想,每个人都被世界温柔以待。

       我心如婴,爱意护身,我纯真快乐,只因活在她平和的小世界里。

夜深人静,我蜷在她怀里,听她讲《南瓜精》,揉她的大腿,挠她的痒痒,她絮絮叨叨得讲着,直到我香甜地睡去。

阳光正好时,她会搬两把小竹椅,拿几张白纸。她教我折千纸鹤,折小船,调皮的我会把它们撕成很小的纸末末,夹杂着稍大些的纸片,堆在阳台的栏杆上,一口气吹去,就像蝴蝶一样,扑啦啦地飞起,在灿烂的阳光下自由翱翔。折到最后,外婆也随了我的童心,和我一起,撕纸,放纸。祖孙二人,看着那一大群白蝴蝶,随着阳光和风,忽左,忽右,旋转着,绚目地飘荡着……

       时光未老,人已先行。依稀记得窗外的那一棵2010年的梧桐。十一月的雨滴压迫着天空,梧桐剥落了树皮,在冬寒中瑟缩着,而雨神仿佛越加不宽恕似的,把最后的几片梧桐叶打出沉闷的响声,打得边缘微微发皱,溅起一地的水花。温暖而狭小的病房里,她慈祥的笑容与盖着白色被子的瘦小身躯构成了宁静而又美好的画面,随着泪眼渐渐模糊。

也许,记忆失落了,就再也找不到了吧。

回想那些快乐的日子,觉得远了。

       烟雨朦胧中,那个慈祥的身影若隐若现,赶起青牛过去看时,却只是洁白的杏花,流着一个孩子的眼泪。

       横笛一曲,极尽哀伤,天水间,伊人无处寻。

       心有无尽之悲,欲倾吐,却在阑珊处。

       白烛寂灭,纷纷雨丝乱了发丝。想饮酒一杯,狂诗一首,此刻都化泪。浅浅深深,踏破芒鞋,泥渍素衣。径随心起伏,终是无声。行于迷途,只见苍茫,悲可断肠,不敌晚来风急。

心中惶忧,忽逢牧童青牛,斗笠蓑衣,急问酒家何处是,牧童不语,笛音低诉,遥见山郭酒旗。

微醺,面北思卿,袖掩暗垂泪。是那个黯然伫立于玉阶上的男人,不敌一声锣鼓,闲言碎语。流落红尘,爱,已沦为心力。美可倾国,亦可断芳魂。饮一杯月色,似是华清池旁,落下一树红枫,漫散浓浓的秋意。又觉马嵬坡前,一树红枫依然繁盛,只多了凄苦与无奈,红得耀眼,红得落寞。千年已逝,香骨无迹可寻,徒留伊人徐徐憔悴。

酒罢,盏落。

        彳亍于雨色,青瓦下滴落琴声。一袭丁香隐隐飘过,只觉迷蒙,细品舌尖残存的芬芳,才知真实。刹那间,月色柔软,纸笺生香。

雨静默,石板清冷,空余苍茫。落寞,一闪而过的魅影,如水般无痕。习惯了江南的味道,有时却不知从何找起,剪不断,理还乱。世间最美的邂逅,一旦失去,便是最刻骨铭心的痛。

        纤指渐冷,等不到一人,念去去,烟波里,是谁断了魂。

        牛蹄与泥土摩擦出带着水的声响,远处的湖面上扩散开一圈圈涟漪,牛眼里,有江南的岁月,酝酿着独有的情愁。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王勃登滕王阁而叹。人生如故事嶙峋,才华隐没,心不平,即是命。《斗鸡檄》一作,颠沛流离,又求得参军,却因私杀官奴,再度被贬。渡海之时,或是天妒其才,不幸溺水,惊悸而亡。王勃惊于世道不公,失意之心久久难平。人生之悲,在于仕途坎坷,命途多舛,王勃心怀大悲,惹得龙猊哀啸,凤凰泪目。

月色与水色之间,孤舟一片,荡漾而来。仰而啸,和着洞箫,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更添几多悲情。鬓角斑白,心已如死灰,浮生漂泊,风化虚名,一生繁华,结局只落得归隐。东坡有怨,有恨,怨怀才不遇,恨冥冥天意,而归隐山林,无所牵挂,也许是一种不悲之悲,无路之路,亦是心灵最后的归宿。

        青牛静静吃着草,内心却翻腾着不为人知的波澜。

        清明的雨下着,镌刻往昔的每一滴眼泪,含着人世间的牵挂与羁绊。

        清明的雨下着,翻动春天的日子,浇灌着生命的希望。

        终有一天,遥远的彼岸,会迎来花开,最深的红尘里,也会有新的欢生。

                                                                                                                                                                                        文/2017级陈捷